日照市文旅局:围绕“花海”和“大海”,打造

2020-01-09 作者:摄影   |   浏览(76)

婚恋+旅游, “甜蜜经济”让日照踏出幸福节拍。

在小县城的他们是怎么做好婚庆这件事的?图片 1

9月16日,第九届都匀国际摄影博览会开幕。当天,来自世界19个国家和地区的200余名摄影大咖及摄影家,邀请广大摄影爱好者一起追光逐影,在黔南来一场高品质的行摄之旅。据了解,都匀国际摄影博览会自2002年在贵州省黔南州成功举办以来,今年已是第九届。

2014年时,摄影师、作家严明出版《我爱这哭不出的浪漫》,书中,他写了许多关于摄影或者是关于在摄影的路上的故事,2015年,严明出版了两部随笔《大国志》同时也出版了同名摄影集《大国志》,作者追溯了从事摄影艺术的源头,追溯了童年记忆,点明了摄影的关键和要义,同时对大国上下古典浪漫的消逝和文明的流失发出感慨。

蓝天澄澈,碧海远阔,金灿灿的阳光铺满绵软的沙滩,踩着细密的沙粒上岸,碧绿的草坪上,处处是披白纱、着礼服的新娘新郎,他们正对视而笑,在这如画的风景里用镜头定格下一生的幸福……

文章来源:DODOWED婚礼在线学习平台

每一届摄影博览会都以摄影影像为载体,吸引了世界无数摄影爱好者聚焦都匀,向外界宣传推介黔南美好形象,经过持续多年的不懈打造和发展,摄博会已成为黔南一张富有影响力的文化名片,黔南已成为众多摄影爱好者追光逐影的神往之地。

在《我爱这哭不出的浪漫》的前言中,严明动情地写“我认定了这样的一生值得一活,可以无限接近诗句,无限接近向美的皈依”“或许我可以用执拗的经历做一块界碑牌,站立在一个路口,写上我们曾经那么爱和那么费劲思量”字句都关乎理想、关乎理想中的人生境况,颇有在艺术的道路上一去不返的决绝。

近日,记者走进日照碧海蓝天婚嫁产业园,一幕幕甜蜜喜悦的画面正如同浪漫影片般在眼前徐徐播映。

WB美丽婚礼

来自河南卫辉的闻卓就和大家一起分享分享小县城里的婚庆公司老板的心病,比如招人难、留人难……这些管理上的问题该怎么解决。

招人难?留人难?

作为一个小县城,年轻人去大城市打工的居多,招人特别难。留下的,要么选择创业做生意,要么进体制做公务员。

在小城市招人,意味着我要和别的婚庆公司去争抢本来就极其有限的资源。

不过,做到以下几点也许可以帮助你快速招到了合适的员工:

第一:小城市的员工,最关心的就是工资和作息时间,我们当地的工资水平3000左右,我把老员工的工资开到了四五千,在我们当地婚庆行业中工资最高。

员工平常都是8小时工作制,正常上下班。如果有婚礼需要加班,我会适当有加班工资和工作餐。

为了联络感情,我还经常不定期地安排个饭局搞搞团建。

第二:我以前开资都是固定工资,员工没有积极性。现在改成了基本工资+布场补助+设备操作+婚礼带队,这样能提高员工的积极性。

举个例子:员工基本工资2000元 ,每布置一场婚礼+50,现场灯光音响设备操作+50,每场婚礼安排一个队长,负责协调婚礼布置的细节再+50,这样就分工明确,大家都愿意干活了,多劳多得,干的好了年底还有红包。

第三:干婚庆很累,虽然一般农村的孩子干过活,比较能干,但婚庆这个活不是能干就行,还要看人品,要有责任心。

平时我们店里就我和另外2名员工,接单策划这块我负责,两名员工主要负责布场和日常维修、制作婚礼道具。

有婚礼要提前3天准备检查物料。遇到好日子,一天多场婚礼,我们就会提前10天分配工作。

婚礼结束,道具装车后,队长必须环绕婚礼场地检查是否有遗留物品。仓库里东西较多,必须分类摆放,用过的道具必须放回原处,养成习惯,节省时间,提高工作效率。

说了这么多,大家肯定还是想看看我家婚礼做的如何吧?

我们接的都是小婚礼和小庆典,小县城的市场,客单值特别低,均价在四五千左右,你可能会问,这么低的价格,赚什么?

客单值低,利润上不去?

这是我店里挂的一张表,只要公司出活就定个小黄钉,有单必争,有时候出个拱门也定个钉,这样除了方便自己安排工作,也会让进店的客户感到我们生意特别好。

小县城基本上闲不住,最多休息一两天就有活动。就拿婚庆公司的淡季7月8月来说,目前7月我接了22场活动,10场婚礼,8月接了15场活动,8场婚礼。

这里,我必须要划一个重点:价格低不代表品质低。

我的原则是,做婚礼一定要让客户觉得超值。

虽然我们小城市,设计和施工能力都有限,但我们也会尽量把现在客户喜欢的,流行的时尚元素加入到布置中。

这样才能获得客户的认可度,以小单带大单,以小客带大客,小县城都是圈子营销,只有把手上这一单婚礼做好了,才能为以后的生意做更多的铺垫,因为不光是婚礼,还有各种开业,寿宴等活动。

小县城的婚庆消费低,定制婚礼少,主要还是推套餐,新出了一个场景,就可以多推,道具制作出来,重复使用,利润也就提起来了。

因为这些道具需要多次使用,所以不要为了节省成本,用最便宜的材料,其实用好一点的材料,不但使用次数增加了,还让现场质感增强,让婚礼品质得到提高,其实综合算下来,反而更节约成本,创造出更多的价值。

遇到好日子,员工不够用?

婚庆这个行业都会遇到“好日子”,员工不够用的情况,我会提前给员工婚礼执行单和装车单,让他们提前清点货物并分场地存放,这样当天入场和布场都会提高效率。

为了避免和别家公司的道具弄混,我们的电源线插板和其他道具上都有我们的标志,这点很重要,可以大大减少不必要的损失,节约收场时间。

单多的时候,会找亲戚朋友或是其他的一些人员来帮忙的,提前找那种有责任心的谈好,同样是在婚礼前就把工作安排好,当然,你给的待遇也不能太低。

但为了公司形象,我建议不要临时找那种蹬三轮车的师傅。

小县城客户其实还是比较讲究的,车辆不专业,工人穿的不整洁,主家会很没面子,我有新人就因为介意这一点,没有选择别的婚庆公司,来我这定了2万的场布。

现在新人的要求越来越高,都想要独一无二的婚礼,这就需要我们平时多学习、多交流、提高自己的审美,给新人设计出满意的方案。

高端客户讲究品质,就多用心做策划,婚礼办好可以当样片,也能吸引一大批准客户;普通客户就推套餐,走量,省时省心。

都说现在婚庆越来越不好做了,客户审美越来越挑剔,同行竞争越来越激烈,酒店越来越压榨我们,员工越来越不好用……其实我觉得因地制宜,根据所在地域的情况,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真诚对待每一对客人,认真做好每一场婚礼,那我们的生意也只会是越来越好的。

同样,来自云南玉溪的嫁壹婚礼品牌胡若雨对如何在三四线城市做婚庆也有自己独到的理解。

我们工作室是在云南玉溪,算是一个四线小城市。很多客户夸赞我们都是这样说:没有想到玉溪还有这么棒的婚礼。或者邀请我们,你们可以来XX城市做婚礼吗?

其实客观公平地说,玉溪虽然是个小城市,一点都不缺乏优秀的婚礼人,我一直深耕这一地区领域,能感受到品质婚礼越来越多。

所以客户这样的认可,伴随而来的是更大的发展压力与动力。

我们一定要为这个城市的婚礼市场“正”名。

云南玉溪现在的婚礼市场非常两极化。很多新人会喜欢有态度,有品质,量身定制的优质婚礼,也有很多新人还是会选择千篇一律的套餐式婚礼。

作为定制型工作室,我们不以预算高低来给自己定位,更注重对新人进行引导和互动划分,来确定是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

从新娘开始选场地、选婚纱,配备婚礼服务人员,到了解他们的爱好、故事,为他们设计、筹备各种会议,需要新人的完全参与。

我们发现,新人参与度越高,对婚礼的需求越复杂,反而品质更容易出来,也就是说,这场婚礼越有意义。

举一个例子,我们曾接过一场预算五千的户外婚礼。新人特别有想法,也很看重婚礼对于彼此的意义。所以虽然预算非常紧张,但最后婚礼呈现出来时还是美到新娘现场哭了。所以对婚礼品质是否重视,是我们对于客户最重视的地方。

那么,如何才能做出新人所渴望的品质婚礼?

我觉得最主要需要做到两点吧。

一是要擅长与新人对话,用不同元素、架构、风格,来满足新人多样化的审美和需求。在策划过程中,我们比较看重人与物的联系,把新人恋爱的故事、专属的回忆、特殊的偏好作为线索,具化为现场的元素、氛围、图腾和线条等,用策划语言而言,是一种密码式的关联。

二是要置身处地,把自己当作新人置身于婚礼之中,看整个筹备婚礼的过程,会不会是让新人充满憧憬的,有没有让他们感到安心放心,婚礼当天有没有惊叹“对,这就是我想要的婚礼”,有没有真正的享受这一场婚礼。

我能切身感受到的是,入行以来,婚礼从“喜庆”发展为“个性化”“排场化”,现如今渐渐开始“温度化”。

市场的改变是不止是审美的转变,也是某种婚礼形态达到饱和后的转向发展。作为一名婚礼人,特别欣喜更多人把婚礼当成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

都市新闻记者从第九届都匀国际摄影博览会开幕式上了解到,当天,有来自19个国家和地区的6000余幅摄影作品展,一幅幅靓照让群众大饱眼福。这些摄影作品,既包括了摄影艺术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也有“一带一路”上的新鲜影像,还有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全国各地特别是贵州黔南山乡的巨变。图片 2

严明谈到,本打算出版就先至此告一段落,而始料未及的是近些年发生在无论是行业、工作、家庭、个人身上的巨大变化都让他十分震惊,这促使他不得不再拿起笔。2017年,严明在一次演讲的最后说: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世界上其实没有大人,只有长皱的小孩。

碧海蓝天婚嫁产业园位于万平口旅游区北侧,2号门以北,与景区相连结,坐拥9.2平方公里的核心滨海旅游资源。

经济社会发展辉煌成就的点滴瞬间,通过6000余幅作品,在线世界各地的风情与生活,将遥远的世界呈现眼前,构成多彩绚丽的多元画卷,摄影家用独特的视觉与感受,不仅将祖国山河的美好与欣欣向荣的社会进程展示给世界,也将域外风情带给中国观众,为广大群众献上了一份丰富健康的精神食粮。图片 3

“你这一生,是从产科医院的门口往后看,还是在殡仪馆的门口往回看?我觉得不会是后者,否则我们这一生为什么而活呢?当你很小的、心智还不成熟的时候,你已经是自己了。后来你下了决心在做的事情、你抱持的理想,你的奋斗都是给当初还是少年的你一个交代。到最后你老了,老掉的可能只是这皮囊。你始终是一个长皱了的小孩,可以安慰到一众大人。”

近年来,该园区倾力打造了木屋草坪、海誓山盟、天空之城、无边泳池、哥特教堂、小镇街拍等特色景观及内景影棚等,将文化、艺术、婚礼、婚拍、旅游等产业相关需求完美融合。

“看着一幅幅优美的摄影作品,在作品前,仿佛就是跟随摄影家的脚步,行走于千山万水……”在摄影作品展厅前,贵州福泉摄影爱好者徐志红一边观展,一边告诉记者。图片 4

《长皱了的小孩》分了五辑,第一辑从父亲的离开写起。严明称,那是一个断裂口,自己的瞻前顾后都是在这个位置上产生的,从这个节点开始,“所有的问题都会出现,迷津还是迷津,新问题还会继续来。”在接下来的几辑,严明重新写回年轻的时候,他写自己玩乐队的时候、写自己当记者的时候,写这些年间身边的许多曾怀揣着理想的人的世俗化,最后又谈回自己喜欢的摄影。

优越丰厚的“家底”和精心装扮的“高颜值”,每年都会吸引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新人”来到日照。

此外,都市新闻记者获悉,摄影博览会开幕后的未来几天,摄影大咖及摄影家们将集体前往都匀螺丝壳毛尖茶种植基地、三都县、荔波县等拍摄,精彩作品同样值得期待。

“前两本书里我对之前的工作单位只字不提,那时候觉得自己似乎憋着一股劲儿要和曾经的工作断然分开,而其实我在报界待了十年,有许多故事和感受,其实完全是可以提一提的,我坐公交车路过南方报业的时候,我也会悄悄回头看,会悄悄想念以前的那些同事。后来我写到“人到中年自然怂”的时候,包括《论唯美》那些文章的时候,其实我都觉得亲切,这是这本书意义的一部分。”严明谈道。

据统计,自2018年5月婚庆项目启动运营以来,景区共接待新人28000余对,吸引客流量约12万人次。

严明称从《我爱这哭不出的浪漫》到《长皱了的小孩》,无论是个人的状态,还是文字的变化都是很大的,“之前父母在的时候,我是一种在各地壮游,颇有让人艳羡的地方。但是这几年,父亲生病,无数次往返医院和家里那种焦急,我在广州一接到电话就以最快的速度去买票,这些事情对我心理上的冲击是巨大的,生活能一下子把人打回原形。”

“日照圆了我的大海梦!”来自河南郑州的王菁刚刚和她的新郎在“天空之城”的哥特教堂边完成了一整天的婚拍,坐在柔软的草坪上,她带着满心欢喜对记者说,“日照的海百看不厌,在这么美的海边拍照,给我们留下了终生难忘的美好回忆!”

“一个曾经用脚丈量过那么多地方的人,最后还是要路过自己。”

无独有偶,作为日照婚恋旅游的另一个热门打卡地,花仙子景区也受到无数游客的青睐和热捧。

严明《长皱了的小孩》一书的封面是儿子严亨骑着一匹塑料斑马的照片。严明在书中回忆了这张照片的拍摄:“三四年前的暑期,我带儿子回去,我妈跟我说起父亲被查出这个病时,他的状态还行,仍是平常的样子。就是在带孙子在家附近溜达的时候时常觉得累,需要坐下来休息。那时候只是觉得他渐渐衰老,内里出了问题会导致将来怎样,没有预料。”

9月7日下午,记者来到花仙子风景区,穿过姹紫嫣红的花海,在一座城堡般的房子里,看到里面摆设着各种不同主题的精美拍摄布景,还有成群的美丽新娘在化妆间里涂抹红妆。

“2012年,我拍过一张照片《严亨与斑马》,就是在我家旁边的公园里拍的。我预先看中了那个场景和傍晩的天光,记下了时间,第二天傍晩便带上儿子去给我做模特。照片并无多大意义,只是想让他留下跟这个小县城老家的联系而已。父亲也跟了去,我交代他替我一直举着一只小小手电筒作为灯光,他就一直勤勤恳恳地举着。这也是唯一的一张父亲给我当助手的照片,不难看出右侧有一道很有方向性的光源的存在。当到了2015年这张照片印到了书上,父亲已经卧床了,我指着照片给他看时,那次拍照的场景他已经全然忘却了…… ”

据景区负责人介绍,景区现与国内50多个城市,200多家婚纱摄影公司合作。

父亲与儿子图片 5

景区内用各种颜色的花朵拼成了中国地图、心形等各式图案。游客既可以在室内进行棚拍,也可以徜徉在景区的“花海”里,用缤纷的色彩“妆点幸福”。

如今父亲已经离去,这张原本只是表达着某种人和故乡的关系的照片于严明有了更多的意义。

在景区的化妆间里,记者采访到了来自滨州的“准新娘”李望,她告诉记者,自己是通过朋友介绍来到了花仙子拍摄婚纱照,经过一天的拍摄,果然“实至名归”。“花海里走一圈,感觉自己都要变成花仙子了。”李望笑着对记者说。

“路过自己”的时候总是有一些为难,严明说“国人在许多亲情上面的事,拿手的是回避和拖延”,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严明看到父亲卧床的几年病态、老态尽显,自己想过认真为父亲拍一张肖像但是却一直不知道怎么办。只是在一个比较偶然的夏天傍晚,一家人散步时,严明才提议给父亲拍一张肖像,但是当时天气太热,父亲的领口是解开的、显得很随意。而当这张照片最终被作为遗像端正地放在灵堂上时,却是经由一个小县城里做后期的人用ps调整了照片中父亲的衣领,严明在书中写:替某个“着名摄影师”的爹修饰了最后的体面。

此外,东夷小镇、泉山云顶风景区、横山天湖生态旅游度假区、白鹭湾艺游小镇等也成为广大游客和本地市民婚拍、旅拍的“网红打卡地”,一年四季都有络绎不绝的情侣留下幸福的足迹。

采访中,严明说其实最难的就是写好自己,“写自己就像是用刀子一样在自己身上划,这本书的第一辑《一地故乡》非常沉重,但是又不能不写,因为它是一个断裂口。

据悉,目前日照市现有婚纱摄影公司及工作室40多家,婚庆策划公司10余家,每年接待新人约12万对。

澎湃新闻:亲人、故乡在你的摄影中会不会有特殊的意义?

近年来,随着旅游业的迅猛发展,作为“大幸福产业”,婚恋旅游正进入大众视野并越来越受到青睐。

严明:拍照片和书写真的是很不一样。我的故乡是很普通的那种中国的乡镇,我可能会因为是我的老家而激动一下,但是如果我在拍照的路上经过这样一个小镇,我绝对不会把相机掏出来,它不适合用摄影的语言。

对于日照而言,坐拥优异的自然禀赋、美丽的海岸风景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借由婚恋旅游的新业态模式,让“甜蜜经济”与旅游元素“联姻”,将资源进行跨界整合,成为日照“旅游+”最新也是最有效的路径选择。

摄影是你看到一个事物,你有强烈的要去拍它的冲动,有的时候甚至手都会抖,我是不会去拍那种不适合或者说勉强为之的那些东西的,实际上每一张都是有情感浓度的,不会是要先定一个主题然后再去搜集和填充。那样的话方向是反的。

记者从市文化和旅游局了解到,目前,日照正围绕“两海”,即“花海”和“大海”,打造婚庆产业基地。

澎湃新闻:“长皱了的小孩”这样的内容是否也侧面反映出你比较注意在保留着自己的最初的真心和理想?

以花为媒,打造以花仙子为核心的花海婚庆摄影基地,联合东夷小镇、白鹭湾艺游小镇、嗡嗡乐园等以花为特色的景区,打造别具特色的“花海”摄影基地;

严明:现在没得变了,之前由爱音乐到做摇滚乐队,后来转到新闻转到摄影,做的事情不同,但对所有事情的爱是一样的。有人问我你做了这么久的摄影,你之后会不会再干别的事?很有可能,我喜欢上了就要去追寻。以前搞乐队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将来这一定是可以死在舞台上被抬下去,后来当记者的时候抱着新闻理想,我觉得自己白发苍苍了,还要穿个马甲摄影。在我该喜欢的东西还是会喜欢。

以海为媒,打造以阳光海岸带为核心的大海婚庆摄影基地,加大多岛海、顺风海洋牧场、灯塔风景区、万平口旅游区、森林公园等滨海资源的整合,打造波澜壮阔的“大海”摄影基地。

澎湃新闻:所以你认为对一个事情的热忱和坚持是最重要的?

此外,针对日照市婚恋旅游品牌打造、产业链布局等相关问题,市文化和旅游局也已“对症下药”,做出对策,画好了新蓝图。

严明:我想告诉年轻人什么重要,重要的就是咱既然干了这个事了,就要想怎样才能达到极限,而不是东一榔头西一斧头,或者说自己就去打这个折扣。我们这一代人理想还没实现,下一代人就开始寻觅了。教小孩的逻辑就是我们要知道什么是好的与怎么做,然后全力以赴。

1、将打造“一条龙”的婚庆旅游产业链条

澎湃新闻:所以在每一个节点上你都能想得比较清楚你要做什么?

探索“旅行社+婚庆公司”新兴的婚庆旅游经营模式,引导饭店、旅行社、景点景区、婚纱影楼、婚庆公司等改变原先各自为战的产品销售策略,共同打造“一条龙”式的婚庆旅游产品,通过资源整合,优势互补,提升彼此产品的知名度和含金量,从而实现婚庆旅游产品科学开发与婚庆市场规范发展的良性互动。

严明:我能搞清楚事情的本质,我知道我要干的事还没干。比如我想搞乐队,我们想写歌,但是做音乐的时候就是在夜总会串场子,我想干的事没干成,在追求的道路上会遇到很多伪装成终点的驿站,让你起了停歇的心,你皮衣皮裤穿着,每天吃饭店就觉得自己是摇滚人士了?

2、将着力打造婚庆旅游产品品牌

我庆幸我自己还是一个能拎清自己段落大意的人,当我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如果发现最后是在做某种重复运动止步不前了,我就知道该换换事情做了。从做摇滚到去唱片公司,很多唱片在只有裸碟的时候我就参与文案、评论,我要把那些写得差不多推给媒体,后来写音乐评论,我写的那些稿子就是废纸,比如给哪个歌手搞一篇八卦什么的,那个稿子发完了之后都想吐,有一天我那电脑被格式化了我一点都不会心疼。后来我就不做文字了,直接去领了相机,跑到摄影部去了,做突发新闻,一年两年三年,春运你要拍火车站,六一要去拍幼儿园,我又觉得完了,这个又重复了。

着力打造婚庆旅游产品品牌,突出婚庆旅游活动的多样化和专业化。根据市场需求,积极开发游艇婚礼、海湾婚礼、民俗婚礼等多类婚庆旅游产品,深入挖掘婚庆旅游文化的内涵和外延,提高核心竞争力。

澎湃新闻:你的个人经历中有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和年轻人分享的经验?

作为日照旅游又一个闪光的新业态,“旅游+婚恋”的“甜蜜经济”,用“爱”奏响了日照生活的主题乐章,让大美日照踏出了幸福节拍。

严明:我以前说过:迷宫的出口在上头。我们当时搞乐队的时候,就是苦练技巧、迷恋设备、竞逐速度、拷贝偶像。 最后青春耗尽,到头来发现这些都不是摇滚,这些都是皮毛工具。说白了你要创作,你要做首席小提琴演奏家无可厚非,但是有的人拿一把破吉他,手型都不一定标准,但是能唱出自己心声,让你听着就掉眼泪,我觉得这样的事是首选。你不能把考级题当目的,它实际上只会残害你的音乐才能。你要做的是刚会两三个和弦就能把你的快乐或者悲伤唱出来。

我觉得你喜欢上一个东西,要进入它的深处,要稍微悟一点其中的道理,思想是创造的动因,思想就是你摄影的动因,你不动脑子,相机就是个盒子。

图片 6

严明曾在一篇名为《论唯美》的文章中谈到自己的摄影观:“唯美派”似乎还是最受群众爱戴的一派,但它是个什么派呢?“唯” 字一出像放了狠话,从初学到老迈,一美了之,别无他想,一意孤绝。 想想看,“唯”的本意应该是“独”“仅”“只”,从今往后,自愿命悬一线,再不用言志了,也无须载道,终于解脱了。我想说,这么“没心没肺” 的标签在打出来的时候,真像走夜路吹口哨,给自己壮胆,已经注定堕落于虚空。……具有艺术感的作品可以承载各色各味,而不是雷同于唯美。除了甜之外,其他味道也有它们存在的权利、被喜欢的可能。就像有的歌唱着沧桑, 呼号着愤怒,它们是不驯服的,不是淘宝客服,没有让你舒适的义务。

严明告诉记者,把相机当健身器材去游山玩水,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可以,但是拍照这个事情还要承担一个深层的考虑,让你有情可寄。照片本身看似是个纯外向的东西,但它玩的偏偏不是。它需要东西去充实它,你要有所寄托,甜图在刚出现摄影的时候的确很精很美,但是太甜了,是没有美学追求与寄托的。

忻钰坤觉得严明的摄影作品让他觉得很真实,有种在场感:“从专业的角度来讲,他用了更多的中焦,更接近于人的视角,把被摄对象置于环境中,让观者在那一刻感受到那个环境,仿佛你在现场。”

澎湃新闻:在摄影的美学上你最喜欢哪一种照片?

严明:我还是喜欢古典的那种中、远景,我不喜欢那种仰着的角度之类。我不想在照片中表现出摄影师在这里,或者是摄影师对这个画面做了什么的感觉。全部是在最端庄最平实的状况下。

澎湃新闻:你会为了去找拍摄的风景去很多地方吗?

严明:会的。我会把想拍的内容规划到路线上,全国各个地方都有,比如我去重庆超过60次,郑州我也去得很多,因为我要从那里中转。事实上如果现在你问我最喜欢哪里,我最喜欢的还是我没去过的地方。比如吉林我还没去过,我其实无比想去吉林,我就会考虑在什么季节去哪些地方最好,然后它的地理状况,看它哪里有山哪里有河。

澎湃新闻:在《我爱这哭不出的浪漫》和《大国志》中,许多文章中都注解了照片,比如你最有名的米老鼠人偶的那一张,你就在文章中介绍了拍摄的场景与感触等等。有一种说法是一张照片自成一个诠说的体系,它本身的表现力是足够的,并不用落于言诠,你怎么看呢?

严明:我用文字介绍到的照片相对不多,我在介绍时也不牵涉到技巧,我一般会告诉大家我有所感的一个故事以及当时的那个情绪境遇,我告诉别人的都是别人意想不到的、延伸到画面之外的一些东西,这对他们理解图片可能会有一些好处。这次的《长皱了的小孩》,我重新选图,这里面的照片就是平时拍的一些照片,不是专门为一个情景、为一个主题拍摄的,他们体现的是我这三四年间的心理态度的变化。在提炼语言的时候又掉了一层皮,有的我写得很简单,就是看到图片里情景我想到什么、我当时脑子里冒出来什么,我就写下来。

澎湃新闻:你的摄影作品中会有“摆拍”的作品吗?

严明:大部分偶然抓取,比如一个人拿着鱼叉的一张招聘,我是在岸上看到有人向这个地方走我就赶紧跑过来,正好在江边有一个石头尖,一个人就拿了一个鱼叉走到那个石头尖上,我当时手都开始抖。有几张是摆拍,比如那个穿着仙鹤的衣服的人,因为他是在休息,周围都是人,背后是街,车水马龙。我就让他们站在岸边一个背景单纯的地方,我就觉得这张照片里他们的气息和境界都非常好。

澎湃新闻:还是牵涉到如何去找到摄影对象的问题,现在许多摄影师都喜欢去拍一些猎奇的题材,比如一些跨性别者等等。

严明:这也挺好的,就是说你有一个主题,然后你跟的时间也比较长,你的完成度也好,那个是很让人致敬的,每一种方式几乎都是唯一的。 我们这种拍摄是最苦行僧式的,可能我到了陕西的某一个县,最后留下来就那么一张照片。我拍了大佛头,实际上我拍过很多佛像,最后我总是选择一两个有代表性的、最能够代表自己的水准的。

本文由美高梅平台下载发布于摄影,转载请注明出处:日照市文旅局:围绕“花海”和“大海”,打造

关键词: